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忆童年

时间: 2018-01-10         浏览次数:1283

 

 一九四二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区大修公路、碉堡,对我抗日军民实行严密封锁。就在这年九月,我出生在豫北西部太行山区一个小村庄---南苇底。这里山高沟深,属太行山较深的山地。记事时才知道,那只是我的出生地,并不是我的家乡,我的家是在距南苇底东边五里的西傍佐北庄村。这里属太行山的浅山区,由此往东八里地,就是太行山的东边沿,紧接豫北平原。这一带是我八路军和曰伪军的拉据区,曰伪军在太行山的东边沿修了不少碉堡,建立了封锁线,时不时就进山来扫荡,进村烧杀抢掠。所以,为躲避战乱,母亲才怀着即将出生的我投靠到南苇底的亲戚家坐月子。

 听母亲讲,我家从我父亲那一辈往上三代都只有一个男孩,在农村这叫 “单传”。所以,我的出生倍受家人爱戴。但因为正值大灾荒,家中粮食不够吃,爷爷只好常抱着我走东家串西家讨要点吃的,才勉强渡曰。为了养家,爷爷和父亲还跑到山西洪洞县去打临工,挣点粮食贴补家用。可爷爷确因饥饿劳累,在灾荒年过去不久就永别了人世,安葬用的棺材还是用自家房屋折价换来的。父亲在我出生后不久(一九四三年),就参加了村里的民兵组织,后来又担任了党支部书记。他们经常前出到村东的山岗上观察敌情,一旦发现有日伪军朝村庄方向来,就赶紧回村组织群众向西转移。村里民兵武器少且差,一般不同敌人直接对抗,以保护乡亲们安全为要。有几次情况十分危险。一次由于有一个班的日伪军来的较快,接到消息后乡亲们已来不及往更远的山里转移,只好就近藏身到村西边的一条干河沟里。为不让曰伪军发现,乡亲们就把带出来的牲口的嘴捂住,有婴儿的妇女,也不管孩子是否饿,只管给其喂奶,生怕发出一点声响,引来日伪军,遭到杀害。曰伪军走后,乡亲们回到各自家时,看到是一片狼迹,有的没来及转移的牲口被抢走了,有的家中粮食被抢走了,有的家看家狗被打死了,有的家房子给烧了……还有一次更加危险。由于父亲带领民兵配合太行根据地八路军的作战行动,攻打曰伪军的碉堡,少数护村民兵未及时发现不知从哪儿前来扫荡的日伪军,得到消息时,日伪军已到了村东沿,乡亲们来不及转移,只好各家自行隐藏。我家后院靠西墙树丛中有一个窑洞,洞内还有一个拐弯的小洞,奶奶说她年纪大了,坚持留在前院看家,母亲带着我和爷爷躲进洞内的小洞中,外边用庄稼杆档上。两个日伪军进家到后院去时,要经过平时拴喂牲口的地方,又脏又臭,他们就退回前院了,我和母亲、爷爷才躲过一窃。日伪军走后,我们来到前院,看到奶奶平安,只是被抢走了不少粮食,看家的大黄狗被他们打死抢走了。等父亲他们回村后,看到乡亲们都平安,就讲了他们昨夜配合八路军攻打日伪军碉堡的战斗经过,顺利拔掉了一个碉堡,全歼了碉堡中的日伪军,极大地鼓舞了乡亲们抗日保家的决心。爷爷去世后,父亲多半忙于村中事务,家中活计基本上全靠母亲和奶奶操持。(武汉市军休三中心  吴林德 )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73028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