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战火纷飞铸军魂 

时间: 2018-01-06         浏览次数:73

 

——一个援越抗美战地文化工作队员的讲述

 

 战友聚会,聂梦茜给我一份材料,讲述她50年前参加援越抗美文化工作队的故事,读后感人至深。让我从中看到一个刚入伍的大学生,在战火纷飞中成长为战士的前进脚步,既欣喜又难忘。随后加以整理,提供给战友们分享。

 1965年,我从戏剧学院毕业跨进了武汉军区胜利话剧团,正赶上组织援越抗美战地文化工作队开赴前线。经过请战,我被选编到武汉军区文化工作队一队,全队13名队员,除我以外,10名男队员,2名女队员,都是多才多艺的老兵。随后编排了一台演出节目。

 入越之前,全军组建的文化工作队,集结在北京,学习《援越人员八项守则》,熟悉越南的风土人情。周恩来总理亲自审查赴越演出节目,并作了重要指示。文化部周扬副部长为我们践行。

 当年10月下旬,我们从云南昆明乘军用卡车,翻越崇山峻岭,从麻栗坡越过国界,进入战火纷飞的越南。沿途所见,原是山清水秀、丛林茂密、风光秀丽的越南,经美军飞机狂轰滥炸,到处是残垣断壁,遍地创伤。到达一个村庄,一个少女搀扶着瞎眼的老太太赶来看望我们,双手抚摸着我的脸颊,控诉美军的罪行,诉说儿子在抗美作战中牺牲,感谢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来越南支援他们。离别时她久久拉着我的手不肯松开。

 到达安沛地区工程兵五支队二十七大队驻地后,战士们已经为我们建好了越式竹屋,并专门在山坡的竹林中给我们女队员建了个小竹楼,竹子吊床,竹子洗澡房。住下后我们发现,竹林中的蛇特别多,晚上常听到屋顶上“刷刷”的蛇游动声。在林中走着走着会突然窜出一条竹叶青蛇。蚂蟥遍地皆是,我的脚底就钻进过一条,发现时小尾巴还在外摇动。队友丁怀卿的被子里钻进一条,咬得他血流不止。只要走进树林,裤腿上很快就会爬满蚂蟥,既恶心又害怕。蚊子也特别大,专咬我这种“O型血”的人,腿上被咬得斑斑点点,像长了疮一样。这里旱季酷热难熬,雨季又像天漏了一样,条件艰苦。打饭要爬两个山坡,没有新鲜蔬菜吃。

 我们去的时候,是越南战争最激烈最艰难的阶段,敌机几乎天天来轰炸。一天晚上敌机集中对二十七大队狂炸,扔下的照明弹如同白昼,我们只得躲进防空洞和猫耳洞。

 我们靠马灯微弱的灯光或燃烧的竹子发出的火光,在工地、河边、病房、宿舍,甚至爬高山走险路去为指战员们演出。表演的大管、唢呐对奏《逛新城》,对口词《刺刀颂》、女声独唱,话剧《向北方》和相声节目最受欢迎。每到一处,我们立即到战士中去采访好人好事,编成数来宝、对口词、活报剧实地宣传,节目虽然粗糙,但表演是他们身边的人和事,都会赢得阵阵笑声。我们还到排除定时炸弹的现场宣传鼓动,除演出外,男队员脱掉上衣,跳下弹坑,和战士挖深埋的土。排弹任务完成后,我们受到了大队领导嘉奖。

 为了促进和越南人民的友谊,我们武汉军区、上海、湖南三个文化工作队,在安沛剧场联合演出慰问群众,我担任报幕员。各队都拿出最好的节目倾情奉献,观众掌声雷动,谢幕多次,仍不散场。演员下台送别观众,我不小心摔了个跟头,立即有七八个观众来搀扶我,其中有个满头白发的老人。

 1966年11月,文化工作队奉命回国。临行前大队首长向我们颁发奖章,他说:“这是越南政府为感谢中国军人抗击美国侵略者、拯救越南人民所做的无私奉献颁发给你们的援越抗美奖章。”指战员们在竹林里排成长队,敲锣打鼓欢送我们。

 回到武汉,陈再道司令员等军区首长接见了我们。见到老团长王祖述时他笑着说:“小聂在越南一年锻炼很大嘛,从学生成长为一个合格战士啦!可喜可贺。” (军休四中心 王星禄)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179943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