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母爱无疆

时间: 2018-01-03         浏览次数:707

 

 常人说,青年人向往未来,中年人注重现在,老年人喜欢回忆过去,这反映出一些人对未来、现在和历史的期待、留恋和追思。我已88岁,每当夜深人静,久不能寐,常浮想联翩,想起童年在东北松辽平原日伪统治下,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苦难岁月,想念最多的是我的母亲。她姓丛,不识字,嫁给赵家时连名字都没有,上户口时依惯例称赵丛氏。她默默无闻靠勤劳的双手与父亲一道将我们兄妹4人哺育成人。因患重感冒没能及时医治,未进花甲之年就走完了人生的旅程。母亲的一生虽做的都是一些平凡的家务事,却给我留下不少深刻印象。

 一、她关爱子女无微不至。记得我六七岁时的一个夏天,突发高烧几天不退,躺在炕上不想吃喝,愁的父母无计可施,无奈之下,在外地请一乡医,他说 “我得的是伤寒病” 已无药可医,如果孩子“命硬”,秋后也许会好转,要不就不好说了,说完就走了。此后母亲将主要精力照顾我,她每天用温水给我擦身,将小米、玉米粉、黄豆和各种蔬菜剁成碎末 煮成豆粥给我喝,热天煽扇子驱赶苍蝇,晚上用艾蒿   熏蚊子,功夫不负有心人,挨到秋季,一日母亲见我坐起来要吃东西,知道我病已好转非常激动,一下子把我搂在怀里,喜极而泣,滴滴热泪洒在我胸前,我也跟着哭了。此后不久我就慢慢恢复了健康。

   二、她对我们严格要求,耐心说服。有一天傍晚本村一个叫二赖子的因偷别人东西被人当场抓住而撕打起来,母亲事后对我们说:二赖子是咱们屯有名的咀馋身懒、游手好闲、靠坑蒙拐骗偷混日子的二流子、败家子,是个没出息的东西。好孩子要守本分,不贪不义之财,不行不义之事。乡里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能做对不起人的事,不能叫人背后戳脊梁骨。

 三、她生活俭朴,粗茶淡饭。在日伪统治下的东北农村,家家户户都在艰难的困境中生活。我父亲主要时间在外地打零工,数口之家的生活全靠母亲操持。她白天养猪做饭、饲养鸡鸭、侍弄菜地,晚上煤油灯下缝补浆洗,为养家糊口日复一日劳动着,她吃的是水饭稀粥和大葱蘸大酱,穿的是打了补丁的衣裤,而对子女则处处关心,事事想在先,做在前,生怕冻着饿着。为了不使我们冬天挨冻,她在夏天就抽时间拆洗,缝补旧棉衣棉裤,一到天冷就给我们穿上,虽是旧布碎棉,很多补丁,但针针线线维系慈母之心,每忆及此,心里充满崇敬感激之情。

 四、她养猪喂鸡,终日操劳。饲养猪鸡这家庭副业中最大的收入,对此她十分重视,想方设法精打细算。平时所产的鸡蛋很少自己吃,多用于购买针头线脑和学费等开支。养猪的饲料除买少量谷糠外,都是她起早贪黑拾的谷穗、包米、和土豆,积攒的各种糠皮和干白菜叶。梅雨季节煮猪食常无干柴,烟熏火燎,备尝 艰辛。由于精心饲养每头小猪从一二十斤过年时已长到二百多斤。杀猪时最难过的也是母亲,她亲眼见自己一瓢一勺喂大的肥猪被杀于心不忍。记得有一年杀猪的时候我亲见她将猪头放在柜上,点燃三炷香,边作揖叩头边叨咕:老猪老猪你别见怪,你本是阳间一道菜,非我有意将你宰,实因过年要还债……..由于心情不好,那顿饭她吃的很少。

  母亲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她老实本分,勤俭持家,和睦邻里以及朴素的为人之道,育子之情,虽已过去半个多世纪,至今仍留给我无穷的思念。(武汉市军休第四中心    赵洪阁)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311027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