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红薯情缘

时间: 2017-12-19         浏览次数:154

 

战友郑济民在群里发文帖,分享他家今年红薯丰收。见那一袋袋一个个硕大的红薯,真的讨人喜欢。然而,在分享喜悦的同时,也勾起我对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的回忆……

我与红薯的情缘,要三年自然災害说起。那时,红薯虽说是极为普通的粮食作物,但它却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这点也不夸张!那个粮食等物资严重匮乏年代,记得当时城镇人口每人每月限量供应几斤大米,这点粮食根本填不饱肚子,凡是能吃的都拿来充饥。什么柳树叶、黄精子等等树皮草根都拿来裹腹,"瓜菜代"美称也就是那个时候诞生的。在那艰难日子里,农村人更是苦不堪言。记得“文革"期间有个笑话,各地都搞"忆苦思甜”活动,本意诉解放前的苦,可有的人一把鼻涕一把泪把三年自然災害受的苦给诉出来了,弄得与会人员啼笑皆非。可见,三年自然災的苦,确实在老伯姓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铬印。

那时,我的父母亲,见孩子们都是长身体的时候,长期吃不饱不是个事。他们不顾自己多病的身体,帶领全家老少在老家供销社围墙外一块丘岭地垦荒种红薯。我们用了足足一周时间,开出约二分荒地。垄好沟后,找乡下朋友要了点红薯苗插上,然后浇水、施肥、锄草、翻藤,一道工序都不能少。俗话说:“人勤地生宝”。到了秋季,地里果真长出又红又胖的红薯,一家人满心欢乐,满心喜悦。

那一年,我家红薯大丰收,估计有一千好几百斤,垒在屋里像个小山头。这次可把弟弟妹妹们乐快了,他们高兴地说:"这下我们不饿肚子了。“一个个伸出小手,拿起红薯直接啃。晚上,母亲把红薯切成丁加上点米,煮成红薯饭,让我们兄弟姐妹几人吃饱了还想吃,这顿饭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直到现在想起那热气腾腾,薯香回溢,直入心脾的红薯饭味道,仍然唾涎欲滴。母亲还把红薯做成“红薯角“,堪比现在超市的“妙脆角“。总之,围绕着红薯变着法子做出多样食品,让孩子们既当主食又当零食。使我们平安的度过了三年自然災害艰苦岁月。所以,我与红薯的情红薯的缘注定是一生一世。

而今,我们有时也食用红薯或红薯的附产物,这不单单是为了裹腹,更是一种享受和对过去那些难以忘怀的时光追忆。(武汉市军休一中心 施勉勋)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179943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