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休工作
军休服务社会化问题浅探

时间: 2017-10-18         浏览次数:603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逐步建立和国家、军队各项改革的不断深入,军休工作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传统的保障体系逐步向安置分散化、住房私有化、服务社会化转变。当前,在军休干部安置、住房保障、政治生活待遇方面的改革有比较清晰的政策指引,而对于军休服务的社会化改革,由于军休服务机构的功能限制和军休干部的独特特点,还没有形成较为系统、较为通用的社会化服务措施,尚需不断发展和完善。为探讨军休干部社会化服务问题,咸宁市军休所组织精干力量,深入咸宁市的温泉、永安城区7个社区,进行为期一周的调研。

一、军休服务社会化的必要性

军休服务社会化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必然产物,是一种服务管理方式、体制和机制的创新,是新时期军休工作的必经之路,这取决于以下因素:

第一、基于军休服务管理机构自身的局限性。军休服务管理人员工作任务越来越重,工作精力和服务资源难以跟上形势发展需要。现咸宁市军休所现有工作人员9名,服务的军休干部和无军籍职工有102名,接收安置对象还在逐年增加,工作压力很大。军休工作人员也难以做到户对户、人对人的一对一服务。军休所自身的保障能力有限,难以对服务管理对象提供专业化、系统化、多样化服务。

第二、基于服务管理对象需求的多样性。军休干部居住的区域从部队大院转为与市民散居状态,原先的单一化、同标准化服务模式难以为继下去。军休干部物质文化需求高层次、多样化。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精神文化需求的变化,军休干部需求服务的质量和要求也越来越高,范围越来越广,并呈现出多样化。当前接收安置的军休干部中,年龄超过70周岁的有41人,这些高龄休干对于特殊服务、家政服务、医疗服务的需求比较突出。接收安置的军休干部中, 70周岁以下的有21人,这些休干年龄较轻,精神文化需求和融入社会的需求较为突出,难以按照一个模子、一套办法来满足差异化的需求。

第三、基于改革创新形势的紧迫性。目前,我国已进入了社会转型和体制转轨的关键时期,经济领域“市场化”,社会领域“社会化”,政治领域“民主化”的建设正向纵深推进。在当前加快推动政府职能转变,建设服务型政府,崇尚改革创新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代,积极稳妥推进军休服务管理工作改革,是我们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的必然抉择。

二、军休服务社会化的初步成果

近年来,咸宁市军休所顺应改革形势,在军休服务社会化方面进行了一些有益探索。

 一是日常生活服务的社会化转变。不再以现金形式发放休干工资,改由银行代发放,更准确、更方便、更安全。实施水改电改工程,休干缴纳水电费可由指定银行代扣。取消交通用车,实行货币化补偿。早期集中安置的休干居住区,安全保卫、保洁服务和公共物业管理,向社会购买服务。分散安置的休干,则由所在小区物业管理公司代为管理。休干纳入当地医疗社会保险,就医无忧。

 二是融入社区的社会化转变。向军休服务对象所在社区购买服务,让社区开放公共资源,向军休服务对象就近提供资料分发、入户访问、交心谈心、生活服务、节日慰问、亲情关爱、结对帮扶、老人活动等八个方面的针对性服务。如现居凤凰社区的军休干部遗属刘桂珍,现年83岁,家有两儿一女。大儿子常年在外打工,离异。女儿已出嫁。小儿子去年病故。今年元月,社区副主任王天兵上门看望刘桂珍老人,与她交心谈心。二月,网格员镇芳上门帮她买感冒药和生活用品。三月,网格员镇芳上门看望她时,用自己的手机打通刘桂珍老人儿子的电话,让他们母子通话,联络感情。四月,网格员上门鼓励老人多参加社区居家养老活动。端午节前夕,社区书记彭红、主任陈玲专门上门看望刘桂珍老人。六月,社区副主任王天兵和网格员一起上门与老人交心谈心,并通知她免费体检。

三是融入社会的社会化转变。通过军休服务管理机构的牵线搭桥和积极引导,军休干部已与鄂南高中、潜山小学、驻军咸宁教导大队、武警咸宁支队、咸宁消防支队、通讯连、一九五医院、咸安歌舞团、咸宁老年大学、咸安区汀泗桥镇垅下村等单位和团体建立长期联系,在捐资助学、革命传统教育、军旅生活体验、艺术交流、精准扶贫等方面进行深层次互动,让休干近距离接触社会,融入社会,体现自身价值,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三、军休服务社会化遇到的问题和困难

其一,军休干部自身认识不足。他们离退休前,在军队时的工作、生活环境比较单一,对社会事务、社区、市场等接触相对较少,在社会化信息和行为模式上储备不足,军休服务的良好保障水平也使得他们对社会化服务的迫切性认识不高。部分军休干部还留恋过去体制下政府包办一切,一律无偿服务的做法,对社会化服务存有疑虑。

其二,军休服务管理机构经验欠缺。虽然民政部门顶层政策设计明确提出了社会化改革目标,但军休服务管理机构对于社会化服务与传统行政化服务、单位化服务的差异在哪里,用哪些方式去推行,如何保持服务水平不下滑还没有较好的模式,军休服务工作人员对此类行为的策划、筛选、督导能力和经验尚不充足。

其三、社会化服务的大环境有不利因素。社区服务能力有强有弱,服务人员的素质有高有低,第三方服务机构分布不均,基层公益性社会组织不多,专业社会工作者较为短缺,社会化服务的网络不够健全、资源不够丰富等因素,较大程度地影响着军休服务管理的社会化进程。如咸宁市军休所接收安置的66名军休干部,分布于永安、温泉、浮山三个街道办事处的12个社区。位于核心城区的花坛、南昌、白茶、学府、桂花路等社区,资源丰富,设施完善,基础雄厚,部分社区成立了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具备一定的提供公共服务的硬实力。而对于凤凰、宝塔、青龙等社区,由于成立时间较短、地理位置较为偏僻等原因,基础薄弱,能够提供的公共服务十分有限。

四、进一步推动军休服务社会化的措施

首先要突破局限,与地方老龄事业无缝接轨。如果说军休干部由集中供养逐步转变为分散供养是一种突破,如果说通过引入市场化机制解决军休干部住房问题也是一种突破,如果说通过纳入社会保障范畴解决军休干部的医疗问题还是一种突破的话,那么我们为何不能将突破的步伐迈得更大一些呢?毕竟传统的关门办所的服务管理模式已越来越不适应改革的滚滚洪流。军休干部的政治待遇和生活待遇与地方老龄人口有所区别,但其社会人的属性和养老需求基本一致。我们不应将军休事业与地方老龄事业完全隔离,而应无缝接轨。地方建设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和服务站、老年活动中心、老年公寓、老年学校、老年之家、养老机构、日间照料中心等养老资源,军休干部当然可以共享。这些养老主体,一部分是公办,一部分是民办,一部分是公建民营,但不管是何种方式兴办与管理,养老服务社会化的大趋势不变,军休服务管理机构要顺势而变,融入养老服务社会化的大潮之中。

其次要主动争取,充分利用“三社”资源。“三社”是指社区、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社区和社会组织突出共同关系和社会互动,越来越成为社会治理的核心单元;社会工作坚持利他主义的出发点,越来越显示出专业理念和方法在社会治理中的重要作用。当前,城乡社区建设、社会组织建设取得一定成效,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初步形成。“三社”联动,激发多元参与、合作共治,构建民生保障的服务体系和有序参与的自治体系,不断完善基层社会治理。每一名军休机构服务对象都是其所在社区的一员,都能够成为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的服务对象。军休服务管理机构应主动穿针引线,利用“三社”资源进一步推动军休服务社会化。通过购买服务、项目补贴(公益创投)、项目奖励、认领服务等措施,在社区文化、社区体育、社会救助、居家养老、邻里关爱、心理矫正、临终关怀、社会治安等领域,让社区、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为军休干部提供更贴近、更系统、更专业的社会化服务。

最后要跟踪监督,努力提升社会化服务品质。放开与监管既对立又统一。全面推动军休服务社会化,要有放开的胸怀,但放开不等于放任。军休服务管理机构要依托民政部的《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办法》、湖北省民政厅的《湖北省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工作基本标准(试行)》和咸宁市地方标准《军休机构服务管理规范》等规范,对军休干部社会化服务建立有效的考核、评估和奖惩机制。如条件允许,可引入第三方评估机构,对社会化服务提供方进行专业评估。考核评估结果与购买服务、项目补贴、项目奖励挂钩,奖优罚劣,把军休社会化服务品质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咸宁市直军休所)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179947位客人